雕塑在线首页 | 博客首页 | 登录

曾红梅

个人资料
曾红梅

真实姓名: 曾红梅
所在地区: 北京.东城
博客类别: 雕塑委员会会员
博客等级: 16级
博客积分: 6分
博客访问: 92475次
相册
留言
· 曾红梅 4-13 11:11
您好曾老师
· 海彬 5-13 16:32
· 曾红梅 3-16 20:09
同名
· 曾红梅 11-11 14:40
· 曾红梅 11-11 14:39
· 梁宝林 7-6 12:32
拜访!
· 亓法雨 5-13 08:34
妙哉
· 456258 1-22 13:06
访客

6-17 21:14
鑫淼艺术公社
12-4 15:29
博文日志
中国美术家协会成立60周年庆典(图) (2010/1/1 18:59:27)
   

更多:http://www.artohe.com/newsinfo.php?newsid=201


从形体到自我的变态 (2007/9/15 9:37:21)
   

从形体到自我的变态

 

朱 其/文

(独立策展人、艺术评论家)

 

曾红梅的雕塑属于学院派,但她试图通过这种学院派的语言去表现当代社会的深刻改变,以及随之带来的自我变化。

自九十年代后期以来,中国社会开始向消费社会和后意识形态转型,这一时期当代艺术的一个主要倾向,是使用写实艺术去纪录一种上千年从未有过的新的国家和自我经验,比如城市景观、流行文化、70后一代抽离中心的自我价值观和逃避痛苦主义。这也是曾红梅雕塑的一个基本背景。

她表达了这一背景下的一种市民社会的自我状况和精神特征。她的雕塑主要有市井、寓言和象征三类形象,第一类形象既包括去新东方学英语的女孩、网络红人芙蓉姐姐这类消费社会的时尚和草根明星,也包括类型化的市井底层民众,比如看车人、老年纠察、带宠物的女人等;第二类是一种寓言的形象,主要以小人与巨大石头和碗的关系作为一种自我处境的描绘,像“难”、“道德经”、“庄子”、“世界”、“顶点”等;第三类的象征形象以变态的螺丝钉、脸皮肖像、双腿、没有耳朵的人为原型进行一种自我本质的表达。

形象的变形、变态和反讽是曾红梅主要的语言方式,这使她的学院派道路不同于当代雕塑的主要语言走向,当代雕塑自九十年代末以来主要倾向一种绘画性的语言,强调在雕塑表层的绘画性和色彩。而曾红梅主要侧重于形象的形体变形,使其向反讽、寓言性和象征的语言转变。在形象的变体上吸收了漫画的造型体态、人与器物的比例倒置以及形体的拟人化等手法,这使得她的雕塑的语言形式在形体上能够直接与它自身的语言意义对应,成为一种本体的语言。

这种反讽、寓言和象征的语言表达了这个时期中国的市民社会和消费社会的兴起,以及后意识形态和后现代主义双重性的文化背景下,个人的自我开始进入一种自娱性、荒诞感和自我挣扎,她的主观化态度通过形体的自我变态从市井表象、存在处境一直到深层的自我本质进行了自我审视,但又表现出一种后现代的自我反讽。


“曾红梅新市井漫塑展”亮相王府井 (2007/9/4 11:52:45)
   

由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曾红梅新市井漫塑展》,于8月22日上午在王府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展览展出曾红梅(博客)近年来创作的36件雕塑作品。

曾红梅是北京美协和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的会员,是近年来创作活跃的青年女雕塑家。她的作品频繁出现在美展上并逐步受到收藏家关注。此次新市井漫塑展是北京美协雕塑艺术委员会成立后主办的第一个雕塑家个人作品展。该展览于8月26日结束。

曾红梅作品的造型和构思都具有鲜明独特的个人风格,她以全新的雕塑语言表现了地球生态、社会心理和人文环境三个主题,试图通过艺术的手段,在观者与作品之间产生互动和交流,从而达到心灵的点触或沟通。


寻找于庆成 (2007/4/28 5:18:31)
   

  先前,曾一度听说庾澄庆做雕塑觉得纳闷,那家伙不是唱歌的么?后来知道是两厢都弄错了——猴儿吃麻花儿。

  于庆成在北京做个展,凭了消息往地安门、后海一通乱撞(鹰忑网是这样写的),终于没找着。幸亏是骑了自行车,钻了胡同往家拐,却极端偶然地看见了这个铁皮门脸儿,这般个性小店的赭红色锈铁旁边的一个店面,哈哈,正是于庆成作品展销。

  我喜欢于庆成做的性感娘们儿,可是穿了旗袍的迎宾(导购)柴火妞“雅致地”喝阻了我按快门,所以,只得照了这张铁皮的像片,贴到电子日记里,记录我曾经去看过于庆成,也挺有意思。


开犁 (2007/1/13 8:14:56)
   

    网络是个好东西,只可惜我光会看不会玩儿,静蕾小妹火得乱七八糟了我才知道啥叫博客。不幸,天降大热于死人也,——“叼粟奈特刀炕姆”下了一道旨:御赐半亩半分地。呜呼哈,如今俺也是有田产的人了,开犁!

    恰逢畅销书《旗袍里的思想史》之作者、收藏家王宇清先生于06年仲夏盛暑时节,飞来板儿砖寥寥,正好开垦这半亩半分御花园,谢了! 

                           “催命曾”女士印象

     王宇清

曾同志,名红梅,字神龙者也,号催命居士,别号着急大侠,家住:大概东西南北(公共资源,可百度搜索);芳龄:若干几何(秘密程度属限制级);容貌:国家机密(曾有记录显示,该同志上街时,总会有人回头对她狂扫,而近处之行驶车辆亦出现不明何故之普遍减速。因此,据称该同志近两年已被强制收入交通部全国交通监控之黑名单也)。

 闻听曾同志红梅其人有日矣,与曾真人相处亦有时矣,真人露相峥嵘狂闪于近几月来则时不时矣!咦唏呀,宇清先生对此有话要说,然今日欲说还休,却复又欲罢不能矣!!既欲罢不能且复不说不甘,则且说之,且评之,且圈之,且点之,且一路圈点率性无忌长江大河滚滚而下一泻千里语不惊人死不休矣!!!

 夫余近日者,困扰饱受哉,究其因,盖密斯特曾同志之新作之“雕塑孽种”屡屡“刺激”之故也!夫该同志所雕之新作品者高频“猛闪”俺之双眼,遭逢此“雕塑孽种”之突袭,老王俺深觉有必要PK之,并对其“结构”、“形态”、“语法”、“修辞”及“艺术感受”诸方面,全面、深入、坚决、彻底予以“板砖”之,如是者,则被该“孽种”搅乱之艺术形态,语法,修辞,或可正本清源也!

其一:结构批判之“板砖”

曾同志所作之自我感觉良好之雕塑,结构比例上绝对失调,一个个形象都头大身小,你再看那脖子——鸡脖?鸭脖?还是仙鹤脖?反正决非人脖!有的作品脚也奇大——鸭脚?鹅脚?还是象脚?总之不像人脚!

曾同志不懂比例乎?曾同志不曾观察生活乎?或曰曾同志压根毫无生活经验、艺术头脑乎?

结论:经本人详细查阅国家雕塑作品结构比例之参数表,红梅女士所谓之雕塑新作,不符合国家雕塑部部颁比例标准,故结构审核之专项决难通过。

 其二:形态声讨之“板砖”

红梅女士这批作品形态怪异、丑陋,评论这样的作品,整个就是一个审丑。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论是伸着头还是挺着肚,还是额鼓、脸鼓、唇鼓、胸鼓、臀鼓,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一言以蔽之,它们的形态统统给人以不老实的感觉,也不管作者给它摆的什么POSE,叫人感到他们通通有一股隐隐的、张牙舞爪企图自我表现的劲头。邪门!

 其三:语法质问之“板砖”

曾同志红梅的这批雕塑,给人以雕塑语汇混乱地感觉。你完全搞不懂这位红梅曾女士雕塑的语法是本土乎?抑或番邦也?或者还是杂交的?你发现她的《社区——市井人物系列》铸铜组雕个个比例夸张,形象一反中国传统雕塑作品通常收敛式的凝重追求,而表现着一种张扬和扩张感;转眼再看玻璃钢组雕《青春系列》,则又个个散发着躁动和世俗的气息,这给人感觉在题材与表现手法上,“雕塑的语法”和“漫画的语法”又好像混了血!

其四:修辞质疑之“板砖”

红梅女士偏爱标新立异的秉性,在处理雕塑之具体细节——我且称其为雕塑之“修辞”吧——也往往毫无节制。她早期的作品就偏爱凸显人物的神态,迷恋于雕塑局部的“神态修辞”——强调对面部的刻画与造型。而近来,她已经走的更远。她如今近乎走火入魔般地醉心于“表情的修辞”——由注意面部的表达进而到刻意专注于脸颊部位的微妙表情。毕竟是女同志啊,太过注重形式,太过重外在也!

 其五:针对所受“刺激”,宇清先生特发表之感受、感觉、感言之“板砖”:

——感受:

“曾记”雕塑往往给人以突出的“在”的感觉,这种“在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它强烈的“在场感”。如果它们摆在展览会的会场,你只要走过,只要你目光在它的上面停留,你必会强烈感觉到它散发出的嚣张和欲望。它们或者有着一种世俗的直白,或则令你好像感觉着一颗躁动的内心,又有的似乎企图表达某种不安、渴望、扩张的性格以及气质上的我行我素;而所有这些欲望、内心、个性、气质,又皆通过雕塑独特的漫画式的形态诉说着自己。这使它们具有明显区别于既有传统雕塑创作的“邪恶品质”。而这种“邪恶的独创”强烈地表白着自己的个性,这一鲜明特性则凸显了其“存在感”——它们构成了上面提到的“在感”的另一侧面。

——感觉:

从红梅同志对雕塑的结构、形态、语法、修辞诸方面自以为是的执着,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到她强烈的自负和自信,以及她对传统雕塑规范的不拘和超越,对标新立异的执着。必须警告曾同志,你应该小心谨慎,戒骄戒躁,切不得再罔故既有艺术传统、艺术语言,并对之不屑一顾,不敬、不恭欤!

——感言:

通过了解曾同志的创作,并进而通过深入解读其作品,本人——作为曾女士长期以来之同事兼挚友,作为她艺术创作曾经的、无条件的、衷心的仰慕者,一不留神之际,借助研究其新的创作,得以窥其以往不为人知的另一些侧面。

余识红梅女士有年矣,与其共事亦多年矣。举凡与红梅相识之人,莫不言其性格文静,且待人温婉也。咦唏乎,于今吾乃始知其非曾同志红梅心灵性格之全貌矣!

或曰,艺术乃人之自我超越,故艺术作品者,乃夫明心见性,且可借以管窥艺人人生一斑,并反照其之本心本性本质者也!是故,曾女士之雕塑者,可为曾氏内心之镜照也。嗟夫生活与艺术本表里互见互补矣,出世入世,此岸彼岸,相反相成而为人生回旋之纵深者欤!夫其人静者其作反躁也;夫其性敛者其作反性张扬也,夫其人为至雅者,其作反求其至俗者也,此固为艺术品与创作者奥义曲折互补之道也。红梅之雕塑亦可作如是观也。

愤曰:

曾同志红梅其人其邪耶凡几,端不亦“其心狂野”乎!观其才,其华,则不亦乎其甚邪矣——NONO,岂止邪耶,更其小老人家乃实具“魔狂之性”也,而其魔狂之“性”之“行”昭昭然若揭——

论及雕塑创作,该同志竟敢别创艺术语法,自炼雕塑修辞,“得其意”后竟而公然“忘其形”矣,且不知天其高地其厚妄自尊大不拘一格企图自创一派自成一家耶!呜呼,其人神共愤,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也!似此等害群之马者,吾人当鞠躬尽瘁奔走呼号建立美术界艺术界广泛之联合阵线,齐抓共管,共讨之哉!共诛之也!!